Menu
0 Comments

湘国府与清赔希望对决前夕

话说安国公回家祭拜祖先,迟迟未回湘国府归队。神机营廖主任虽说是神机妙算,又有新章侯助阵,但毕竟缺损一员大将,终日郁郁寡欢,常常独自一人在城门外徘徊。“秦时明月汉时关,万里长征人未还,但使………”“ 报!!…” 廖主任的思路突然被警卫员打断,“报告廖主任,清玩派的飞将军求见”。“快快有请!”老廖心中大喜,但是凭多年的江湖经验马上又镇静下来。飞将一身盔甲,外加一仗红袍,径直走向走向老廖,警卫员开始紧张起来,握紧刀刃。廖主任马上眼神示意手下不要惊慌,并说道“飞将军远道而来,未曾远迎,失敬失敬!”。 “哈哈哈,恭喜廖主任,比武大赛进入复赛…”飞将军侃侃而笑。“哪里哪里,侥幸耳…” 老廖心想,“清玩派已被我dang击溃,飞将此次造访,不知意欲何为,且静观其变。” 老廖随口说道:“本次大赛各路高手云集,是有始以来最为激烈的一次,贵派爆冷尤其可惜啊!”

“我已心无旁骛,就想和廖主任今晚讨教一下” 飞将军接着说,“如今群雄并起,逐鹿中原,这次大赛谁可夺冠?”

“这小子果然是来试探于我,呵呵,我得小心应对” 老廖清了清嗓子。

“石家坳,问剑山庄庄主德高望重,部下能事者极多,可否夺冠?”飞问道。

“哈哈哈,庄主仁义天下,能有余而计不足,不足为惧”

“盟主月月鸟,雄鹰展翅号令武林,又有日月神教的小明相助,想必冠军之位非她莫属?”

“此言差矣,此乃一介女流之辈,何况鄂鸟神功与日月教的内力并不融洽,只要我略施小计,包管变成饿鸟废功。”

“秋熟员外,文武双全,乃是湖北三队领袖,坐拥^踏雪寻梅^和^飞燕丽君^两大美妇战将,能否冠军?”

“秋熟此人,状多智而近妖,好谋无断,非冠军也!”

“我再说一人”飞将军道,“四水豪杰之首,每次只要二成功力便可在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,必是冠军?”

“二成兄虽贵为宗师,色厉胆薄,难当大任。”

“那江城闺蜜派,各个都是女中豪杰…”

“花拳绣腿,吾早晚必擒之”老廖大笑。

“映山红派,红色旋风阵独步武林,人挡杀人,佛挡杀佛,想必这次能问鼎?”

“穿的红,就能红?我还能穿紫色呢?出招有名无实,徒有其表耳”。

“鄙人,实在不知”,飞将军挠了一下头道,“像最近冒出的全城希望,千王之王等辈如何?”

“此等碌碌小人,何足挂齿!”老廖慢慢严肃起来,“我们湘国府,若有飞将军相助,想必是如虎添翼,有吞吐天地的实力了。”飞大惊,故作镇静道“当效犬马之力!”由此,湘国府实力大增,砸破九阳卖罐,踢飞华山剑派,挺进八强。下一场的对手就是南海熊王带领的清赔队。

深蓝色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色的圆月,期间有一个神情紧张的女子,项戴白金,手持钢叉向一只猹尽力的刺去,那猹却将身一扭反从她的胯下跑走了。“哈哈,大战在即,你是猹还是闰土,就是周末见分晓了”千王对全村希望说道。“其实我是那个钢叉”全村希望欢得嘿嘿一笑。

“两军交战,我们兵力不足,对方智勇双全,有何破敌良策?”熊王虽然身经百战,重要关头难免有所谨慎。“我已经书信一封,快马加鞭送给飞将军,望在我们师出同宗同源,可以有所保留。”千王诡异一笑。飞将军原是清华爱玩队掌门,和清华索赔专家队老掌门钟老板同是清华派。在几年前,由于玩宗和财宗之争而分裂成两派。玩宗认为习武打牌乃是娱乐目的,在于玩乐。财宗认为,赚钱才是第一要素,习武打牌可以发家致富,输了也能索赔。所以钟老板索赔业务繁忙,这次出征就交给熊王全权打理。“报告廖主任,我们在湘国府发现奸细,从他身上搜出一份密函,好像是给飞将军的…”“哦?快快交上来”老廖心里一沉“不必通知飞将军,尔等下去吧!”老廖急忙打开密函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发表评论